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論壇> 正文

                對《招標投標法》修法的若干意見及建議

                瀏覽量:7519  發布時間:2018/8/6 10:49:00

                200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標投標法》(以下簡稱《招標投標法》)實施十八年來,為完善社會主義市場體制發揮了重要作用,并在推進經濟體制改革、培育和規范招標投標市場體系、預防和懲治腐敗等方面取得令人矚目的成績。2012年《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頒布施行后,對招標投標程序和環節進一步明確和細化,招投標各個環節時間節點更加清晰,招標條件和要求更加嚴格,縮小了招標人、招標代理機構、評標專家等不同主體在操作過程中的自由裁量空間。

                  招標投標作為一種重要交易方式,在我國越來越受到重視,運用范圍越來越廣泛,積極作用越來越明顯。《招標投標法》取得成效同時,也存在需要修改和完善的地方。筆者建議對《招標投標法》進行“修改、廢止、細化”,解決招標投標活動中存在的“重程序、輕結果”,“重制度、輕監督”等問題。

                  根據多年理論與實踐工作經驗,筆者提出以下《招標投標法》修改意見及建議:

                  第一、招標投標監管責任。《招標投標法》及其實施條例內容總體來說是好的、比較全面,但實際執行存在不足。比如認定和查處“明招暗定”、“虛假招標”等串標圍標方面工作不到位,存在行政監督缺失,不到位、不作為,亂作為、懶作為,各自為政等現象。

                  此外,還存在職責不清、責任不明情況,如公共資源(招標投標)交易中心職能定位問題。建議明確交易中心主要職能是為招標投標提供服務,自身不具備監管職能。個別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履行職能過程中,存在越位、錯位和大包大攬問題,建議增加法律條款以規范交易中心職能履行。

                  第二、評標委員會組建和構成。評標委員會由招標人的代表和有關技術、經濟等方面的專家組成。專家應當從事相關領域工作滿八年并具有高級職稱或者具有同等專業水平。實踐中,招標人代表存在不熟悉專業業務,對投標文件評審缺乏公正性和權威性情況。建議政府投資項目的招標人代表應當具備專家的法律條件,否則評標委員會成員應當全部從專家庫中隨機抽取。

                  第三、投標人資格審查。資格審查分為資格預審和資格后審,資格預審審查方法有合格制和有限數量制。資格審查是最容易腐敗的環節,為進一步規范資格審查過程,防止限制或者排斥潛在投標人,建議資格預審原則上采用合格制。資格預審采用合格制時,符合資格審查標準的申請人均應當通過資格預審。申請人對資格預審結果有異議的,應當自收到資格預審結果通知書后3日內提出。招標人應當自收到異議之日起3日內作出答復;作出答復前,應當暫停招標投標活動。招標人未收到異議或者收到異議并已作出答復的,應當及時向通過資格預審的申請人發出投標邀請書。未通過資格預審的申請人不具有投標資格。

                  第四、領導干部插手干預招標投標活動問題。招標投標領域是違法違紀問題易發、高發領域,領導干部違規插手干預招標投標活動、進行權錢交易等問題還比較突出,社會反映強烈。有關法律法規和黨紀政紀已有明確規定,禁止領導干部等國家工作人員插手干預招標投標活動。建議在《招標投標法》層面上增加這方面條款,可將《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六條禁止國家工作人員以任何方式非法干涉招標投標活動的規定,前置到《招標投標法》層面。

                  第五、中標后的合同履約。合同簽訂和履行是招標投標結果的延續,招標文件和中標人投標文件是簽訂合同的依據。實踐中“陰陽合同”現象非常突出,為避免招標現場和施工現場兩場脫節,建議增加這方面約束條款。

                  第六、“互聯網+”招標采購及電子招標投標。2015年國務院印發“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2017年國家發改委、工業信息化部、建設部、交通部、水利部、商務部等六部委發布《“互聯網+”招標采購行動方案(2017-2019年)》,為電子招標投標發展指明方向。推行電子招標投標是新生事物,涉及面廣、情況復雜,需要協調配合的部門多,推行過程中出現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如:電子招標投標系統矛盾問題、招標投標模板固化問題、電子標書和紙質標書不配套問題、電子招標投標交易平臺不放開問題、公共服務平臺不對接問題等。這些問題已經嚴重影響電子招投標向縱深發展,建議修改招標投標法律及相應配套法規,增加相應約束條款。

                  第七、招標投標“放、管、服”改革。放管服,就是要“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在招標投標工作實踐中,相關部門到底該放什么、管什么、服什么,需要進行認真思考和積極落實。市場放開和招標代理資質取消之后,對招標項目的日常監管怎么管、管什么?招標代理費放開后,政府是管還是松手?個別地區和部門對“放、管、服”理解不到位、認識不到位、操作不到位,有些情況下就變味了,甚至與“放、管、服”唱反調。

                  建議將市場的事情交給市場去做,行業的事情讓行業去管,真正體現事中、事后的政府監管,并通過完善并修改招標投標法律及相關法規,逐步推進各項工作和不斷解決過程中的問題。

                  作者:胡九華(青海省招標投標協會會長、高級工程師)

                來源: 《青海招標投標》 

                一集黄色片